斗气行 第二百十二章 政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丁博与玑樱两人正在迷雾山脉中避难,混然不知外面世界正因他们俩而一团糟,各国相互猜嶷,关系一片紧张。

  远方,安索城。罗克帝国最高统治者,手中猛扔下一份资料,暴跳如雷诉吼着下边诸位大臣。 “丁博,丁博!睢瞧,这是你们调查已久的东西,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丁博;从永南镇来,住于木吉乔斯家,经曾做过一佣兵,进入过加幽山脉。从那里边出来,即四阶升五阶。这是什么资料!这简直是小孩子的作文。你们这群正天只会吃喝玩乐的家伙,是在向我敷衍了事吗?现在国事紧张,危机当头,难道在你们的眼里,我还是一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仁慈的人吗?”

  下边一群大臣大多数都是战战兢兢的,只有几个好一点,但是模样也是恭敬,虔诚。这几人才是真正的皇陛左右臂。或许他要经常待在皇陛身边,对于这位皇陛的无上威严,已有些抵抗力。

  这时一个大臣走了出来,道。“陛下,丁博这个人的来历,确实是奇怪。这可是他最全的资料,现在许多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在调查他,但是他们也不可能查出更多的资料。自从这个人带着公主殿下逃脱于三大邪恶组织的围剿、追杀后,丁博这个人,如水中的气泡,迅速的浮上水面,跃入所有人的眼内。能带着弱不禁风公主殿下成功逃脱,虽说可能有些幸远的成份,但是唯独他们能逃脱,可见他的才能非一般普通。现在很多人都在调查他,但是没有谁的资料有我们这全面。”这个大臣正是负责情报的,被皇陛怒火的枪口对准,他感到痛苦不堪。

  “我要的不是满天飞的传言,你得给我些有用的。我要清楚这个人的性格,他的家底,是否有势力,还有他的思想是向着那里,甚少要弄清楚,他挟着我的女儿上哪去了,我的女儿是否有危险。”

  那个大臣诺诺的道。“我们正在调查中,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哼!……木吉乔斯,对于这事,你不想说些什么吗?”皇陛冷哼一声,立即把枪口瞄向木吉乔斯这落魄的伯爵。

  事实上,这没有半官一职的落魄伯爵,根本没资格出现在这种场面。尽管最近,由于一些原因让他谋得一个小官,意气风发一阵子,但是他还是远远达不到进入这高层。虽然他在普通市民的眼里是高高在上,但是曾经没有官职的他,得不到任用,在贵族圈子里,却是最下层的垫脚石,甚至比不上一些有官职的子爵或是男爵。能让他出席这里,正是因为丁博这个人曾经住过他府上。

  皇陛枪口转向,一些人暗松一口气,但被瞄准的木吉乔斯却惶恐不安,他感到自己如一个犯人出庭认罪一样。曾经他千方百计的达到这里,但是此时,他除了诅咒远方的丁博外,就是以虔诚的祷告向诸神求助了。

  “陛下息怒,那个可恶的丁博与我们家,没半点关系。我只是看到小孙女的份上,让他居住了几日而已。我也没有与他有过任何交流,你不知道,那个可恶的小子,是多么的自傲又孤癖!我没看到有任何人想要与他交流的。对于他的情况,我也是知道些没用的东西。”木吉乔斯一改往日镇定自若的神态,惊慌失措回答着,他甚至感到微抖的手掌内全是汗湿湿的。

  看着木吉乔斯,皇陛身边的佛雷史皱着眉,他答应过玑樱公主,照顾这人。为木吉乔斯按排一个小职位,正有他一半功劳。失去镇定的木吉乔斯,根本就说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这时他知道,是他要出口的时候了。因为皇陛的枪口开向他移动的,毕竟,丁博这人可是他安排的。当然作为皇陛左右手的他是不会怕这枪会走火射向他,只是他总得说一些什么,给皇陛面子,过过场面,至少不能给一些有心人借提发挥。

  “陛下,事实上,丁博这人,正是公主殿下一意孤行要的人,她应该有些能力把握住这人。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其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至少很多人都还在找公主殿下的下落。现在我们应当考虑这件事的背后,以及这件事对接下来的影晌。”佛雷史说完这话,又以眼色意示底下的一位大臣,是该表示表示的时候了。

  说到大殿底下最神闲气定的,就数这个大臣了。他正是崴尔海里的那位父亲,欧米亚徒公爵。木吉乔斯谋得一官职也有他一半的功劳。接收到佛雷史传来的眼色,想了想,那些同僚受罪也差不多了,该出面做好人的时候了。他不动声色的道。“陛下!”

  皇陛怒扫众多大臣一眼,再以平静情绪对着这个公爵道。“我那亲爱的女儿生死未卜,我是担心,不过理智还不会因此而完全失去。想来宰相大人对这事分析有结论,我期盼你的佳言。”

  大殿下一片浊气吁出,众大臣暗松一口气。宰相大人即已出口,肯定能平息皇陛的怒气。对于这位大公爵把所有压力全揽,众大臣感激不已。尽管这些人中,平时有意见不合的或者不是一个派系的。

  不管皇陛的责问或是众人的情绪,欧米亚徒公爵不为以动,仍是平静的道。“陛下不必太过担心,我们已把你的口谕传达边防之高城。高城已派出几队人马进入查可国内巴鄂郡去查找,那是公主殿下踪迹最后消失的地方。幸好这件事查可国没有为难我们的查找队员,他们只是作了登记就放行我们的人员进入他们的领地。同样他们也配合的派出大量的人员进行查找公主殿下,同时他们也派出大量的士兵在缉捕三大邪恶组织。三大邪恶组织已‘消声匿迹’,至少这些匪寇已不敢明目张胆活动了。如此,只要公主殿下一出现,就会得以最安全的保护。”

  “查可国,可靠吗?这件事发生在他们领地土里,还让三大邪恶的组织连成一片,我可不相信他们没关系。”皇陛道。

  “事实上,这件事与我们谈和的那个查可国没关系。各国的利害关系我们已分析让他们清楚,想来他们不会干这些愚蠢的事,我们猜测那是查可国内部产生分歧的激战派所做的。当然怀疑的对象,还有奇联国。毕竟他们才是野心勃勃的国家,这个国家是不会允许我们两国连成一片的。”宰相大人分析道。

  “既然查可国有激战派成在,难道不会再次出现历史重演吗?难不保其中的搜索人员就有他们一份子。”

  “据情报所得,对于这件事,查可国的皇陛做了处理,他派出的人,是只属他管辖的禁、卫两队的士兵。他也相当怒不可遏,因为他损失了忠心耿耿卫队队长——肖图,而肖图背后的老师就是三位战圣之一。那卫队更是宣誓不留余力要追捕三大邪恶组织为他们的头报仇雪恨,还有那幕后债主。”公爵道。

  “嗯,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件事之后,两大帝国会以什么态度面对我们,而我们又该以什么姿态迎之?”

  这时一个大臣抢先道。“陛下,不管两个国家有怎样的态度,我们不用害怕什么,能让奇联国趾高气扬的嚣张,无非是凭信他们比较强大的骑兵,那是他们国家地势造成。但是他们一旦进入我们的帝国的领土,他们将失去地理的优势,以我们无比强大的魔法肯定能挫败水土不服、信心过度膨胀的他们。”

  这时,坐于一边的几人都向这抢先发话的人投以凛然威武的目光。由其是朗达内更是怒言。“骞布,你这个家伙可不要在此胡言乱语,行军作战,两军对垒,谁优谁劣,这是深资统帅的能力,可不是你这种门外汉就能懂的,难道你没听说过谦卑这个词吗?信心过度膨胀用在你身上最合适不过了。”

  皇陛举手示意双方停战。“我们还是先听听宰相大人的分析吧!”

  公爵大人道。“奇联国对我们帝国一直是虎视眈眈,不过我们反而因此早就做好了准备。我们要注意的是,当奇联国挥兵来时,目光只需盯向查可国,看看他们是否会趁火打劫。当然如果公主殿下能平安出现,并完成剩下的和谈协议,那我们即能一心一意的去挫折奇联国的锐气。”

  皇陛点着头,已是默认了这个左右手的话。

  “陛下,自从公主殿下出事以后,整个安索城的平民百姓,都议论纷纷,特别是那些血气方刚的年青人,更是激愤。他们原本对公主殿下出行这次和谈任务就颇有怨言,现在更是口口声声要杀向查可国,为公主殿下抱不平,为帝国荣耀。”骞布这时又跑了出来,他似要让人知道他还存在一样。

  皇陛与一班大臣都皱着眉,这确实是不好的消息。那些感性好战的年青人,脑子全部进了水,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阴谋家背后设好的陷阱。意瓦邑这位陛下可以想到,阴谋家正在幕后喝茶愉快的看这一幕好戏,这种结果正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巴不得越乱越好。

  “陛下,我看这得由你亲自出面,才有足够的威望安抚这些年青人。”骞布道。

  “你们看怎么样?”皇陛问着下边一班大臣。

  “这些年青人,是一把双而刃,也好用,但是有时总会闹些小别扭,不小心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骞布的话不为一个好建议。”宰相大人想了想道。

  “陛下,庆国日,就要快到了,我们何不趁这个机会。”骞布再次道。

  ……

  “大人!”会议散,木吉乔斯立即殷笑的上前去答讪佛雷史这个造恩之人。事实上,这一次他已做好大劫难逃准备,想不到却是虚惊一场。

  “你刚才说错话了,陛下对你的印象很差!”佛雷史一副不近人情的道。

  木吉乔斯大惊,惊慌的道。“还望大人指点迷津,小人感激不尽。”

  “刚才,陛下只是问你关于那个丁博的情况,而不是你对那小子的偏见怨声。如果那小子能带着公主殿下平安出现,那么他就是有功之人,有才能之人,陛下可是有心招揽。你这样贬低他,陛下自然不高兴。”佛雷史说完,就自行走了,留下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木吉乔斯。

  行走皇道上。木吉乔斯突然看到一个认识不久的‘熟人’,立即上前答讪。“这不是某某伯爵大人吗?上次你说让我有空欢迎我到你府上拜访,只是那时一下需拜访的人太多,没有机会,现在正好我有空。”

  最近,木吉乔斯无论到那里,都会有贵族想认识他,想拜访他,想与他交流交流,以增加彼此感情。这是木吉乔斯意气风发的一段时间,

  那位大人一看是木吉乔斯,也立即笑容可掬的道。“呵呵,是木吉乔斯伯爵啊,我真是高兴再次见到你,甚到欢迎你赏脸到我府上观光一番。只是你知道,公主殿下出事了,奈于最近的公事总是繁忙,我看还是下次吧。”

  这位大人早已把职业的笑容练至最高境界,让人看不出任何瑕疵,让木吉乔斯这种新手听不出这话其中有违背衷言地方。

  这位大人当然了解现在的行情,这落魄贵族因与丁博的关系,公主的事未明朗,他的前途即浮动不定,他怎么再敢与这落魄贵族走近。当然他也不会以恶言来断绝以后的机会。因为这落魄贵族,不知怎的一下水涨船高,甚至已经触到两粗腿,让佛雷史大人与宰相大人为他谋得一小官,如果再让他怒力一把,那他肯定会牢牢的抱紧那两粗大腿不放。到时他肯定是真正意气风发的红人,那时他是巴结都来不及。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必需是公主的安全出现。

  虽然木吉乔斯又碰到两人,同样拒绝他的好意,但是府前那条路上,他还是得到不少的敬慕殷媚声。这些邻居多多少少知道他最近发达了。这让木吉乔斯虚荣心大大的满足一番,然后才昂首阔步迈进府内。只是刚一进府门,他又愁苦了,这府上还有一个他不能惹的‘主人’。在外可以摆趾高气扬,但一回到自己的府内,他就得小心翼翼了。

  一下人走来,他小声谨慎的问道。“那麻烦在吗?”

  “跟着若琳小姐出去了。”

  木吉乔斯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内心高悬的重石终于安全着地,他一下感到心身俱累。

  ……

  这是一豪华的邸院。

  “老师,老师!”只见一清新靓丽的少女,冲进邸院大门立即高呼着。这少女美是如此让人屏息,肌肤如雪似玉,娇美脱俗,不沾烟火,特别是那双明亮无邪的美眸。犹如一个美丽的天使下凡。但是一道忧郁的痕迹破坏了这完美的玉容,幽幽可怜!让任何人看了,心即不忍,都忍不住要想呵护她,安慰她,为她抚去那道忧郁的伤痕。

  “呵呵!宝贝,你来了。”圣者苇裕斯立即从厅内走了出来,脸上露出真爱的笑容。不过当他看到跟在若琳后边的一少女与那紫色鹰影,即变成苦笑。

  跟随这圣者出来的还有他的徒弟,崴尔海里。他高兴的道。“若琳师妹,我盼你很久了。”随即就想冲上去与这美丽绝伦的天使好好亲热一番。

  不过。“嘎嘎!”一道小闪电即从若琳身后击向这位宰相的儿子。

  圣者随手一挥,魔法壁立即为他徒弟挡住了那道闪电。

  若琳不理会尴尴傻笑的师兄,直跑向老师处,急道。“老师,可有小丁哥哥的消息?”

  “这个,崴尔海里他刚从宰相府过来,最新消息,他父亲是最清楚不过了。”老家伙道。

  “师妹,消息有进展了。”崴尔海里没等若琳问,就媚笑道,终于有他表现的机会了。说到木吉乔斯那个小官职,其中就因为他关系。

  若琳美目一亮,高兴的问道。“快!快!小丁哥哥他怎么样了?”

  “丁博啊,还没找到,只是搜索队已找到了他与公主最后消失的地方的,那个地方叫做迷雾山脉。”

  老家伙皱了皱眉,内心喃喃:迷雾山脉!

  若琳立即黯然失色,似乎精神支柱倒了一样。

  过了一会,老家伙才道。“宝贝,来,老师今天给你讲一些新的魔法理论。”

  若琳转过身去,看着她的好同伴乔丽,与她的宝贝——十四。这只紫色的曜鹫已经长大很多了,体形也彪悍起来,身高也将有若琳那么高了。再也不是刚出生的那个可以抱在怀里的‘小乖乖’了。此时的曜鹫气宇轩昂,傲然霸道,高傲的头颅似在漠视一切。不过它那正在转动的眼珠却告诉人它的内心好动。

  尽管众人明白曜鹫不甘寂寞,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惹火烧身。锋锐的利爪,不怒而威的眼神,让人望而生畏。特别随着曜鹫越来越大,众人莫名感到的威压越来越重。而且它还是个易爆怒的小家伙,它与人的交流方式全都是闪电,它的攻击又强又迅。除了若琳外,就算若琳最亲近的乔丽也不幸免。

  若琳抚摸着它,怜爱的道。“宝贝,你在这里待着,可要乖哦!我很快就会出来的。”

  “嘎嘎!”曜鹫回答的同时,眼珠转得特别快。

  “宝贝,你可要乖哦!”若琳再一次提醒,她可是知道,这个小家伙平时有些顽皮。

  “嘎嘎!”

  若琳与乔丽,还有师兄跟着老师进入厅内。

  “真是神奇,若琳师妹竟然能与那家伙交流,每次见到,我都羡慕不已。”崴尔海里羡慕的道。

  老家伙在崴尔海里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崴尔海里苦着脸说了声告辞就走向另一方各。

  “老师?”若琳道。

  “哦,今天所讲的这些魔法理论,崴尔海里已学过了,所以让他自行学习去了。”

  大厅内,老家伙正在为两个弟子讲解魔法理论,突然后边院子传来一声惨叫。老家伙,似早有准备,一个瞬移,就到了后院。随即若琳与乔丽也跑了进来。众人只看到正在冲天而飞十四,一眨眼,十四就飞翔于高空。若琳立即明白,她的宝贝又顽皮了。

  “老师!”崴尔海里哭着脸道,那神情犹如一个怨妇一般。

  “可有打坏重要的实验物品与工具!”老家伙问道。

  “没有,那家伙一冲到实验门口看到我,二话不说,先下手为强,我根本来不及……”崴尔海里突然看到若琳投过来不喜的目光,他立即住嘴。

  “还好只是让它吃了几颗晶核。这小家伙越来越放肆,我得教训……”

  若琳立即娇声的打断老家伙的话。“老师!它可是我的宝贝,你可不能伤害它。再说它还小,自然有些顽皮。”

  “好,好,还小,又是还小。”老家伙无奈的道。内心却是另一番激言:还小就这么嚣张无忌,长大了还得了。这扁毛畜生进入成年期,可不是那就轻易就能对付的。

  角落处,两个下人心悸有余正小声的谈着。“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圣者他老人家又加工资的话,我真的无法再干下去了。”

  “同感啊,你不知道,那紫色的家伙,是个非常记仇的家伙,我第一次向圣者他老人家告发它的罪状之后,第二次,那家伙一见到我,二话不说,就把我电昏过去了。”

  “幸好圣者他老人家来得快,否则那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还要欺到我们头上了。”

  ……

  克焰城,是查可国的首都。

  “陛下,查到那个罪魁祸首了,是个子爵,也是激进派的,正是他放行那些匪寇进入内地的。只不过这事有些奇怪,这个罪魁祸首明显是受到别人的唆使。”

  “我说过,虽然我也不赞成和谈协议,但是这件事,别老是怀疑到我的身上,现在,不是真相如清水了吗?”一大臣道。

  没有理他。

  “难道这愚蠢的家伙不知道放行匪寇进入内地的严重性吗?”查可国皇陛问道。

  之前报道那个大臣又道。“从他口中得知,他对于放行的那些匪寇一点都不知情,那个煽动他的人只告诉他,那些是激进派伪装过的志愿兵,然后要他放行。这个愚蠢的子爵却非常乐意。我们从他的口中得到,他是最虔诚激进份子,他也不同意帝国与罗克国成为友好的邦交。”

  “这个愚蠢的家伙,一定要砍掉他的脑袋。是他让我失去了忠心耿耿的肖图侯爵,还惊动了他身后的老师。”查可国皇陛怒道。

  “其实那个可怜虫是被唆使他的那个人骗了,那个神秘的人只是告诉他,那些志原兵的目标只是那个罗克国的公主,与其它人无关。他根本就不知道,肖图大人也会被连累在内。”

  “那个神秘人,查到吗?”

  “没有,那个可怜虫,根本不认识那个经过化妆的神秘人。可怜虫只是通过口音,知道那神秘人也是古焰城的。”

  “查!还有加大力度去搜寻罗克国公主的下落!还有派人调查一下那个叫做丁博的人。”

  “是!”

  ……

  奇联国。

  “哈哈哈!想不到我们刚想出手,就有人帮了我们一把。看来,查可国也想啃一口意瓦邑的肉。不久的将来,意瓦邑就会在历史名词中被人忘记,而我们不朽之名注定要青史永垂。哈哈哈!”奇联国皇陛高兴大笑道。

  底下一片昂言赞语。

  “不过,我们还得派人前往查可国去伏好,只要罗克国那个小妞的再次出现的话,立即把她扼杀于摇篮中。当然派出的人得是高手,那个叫丁博的小子有些能耐,居然让他逃脱掉。”

  本书首发来自www.tiefang.net,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斗气行》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