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往事之麒麟台 进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总兵大人也知道了,找你去商量一下。”

  “好!”

  如松便跟着李永胜去了李成梁的大帐。

  李成梁已经坐起来,洪佑明扶着他,如柏也闻讯赶了过来。

  李成梁问道,“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刘台派人快马加鞭去京城送捷报了,那你们两个,怎么看?”

  如柏自知此事因为自己疏忽而引起,自责道,“爹,是我大意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李成梁又来气了,“这事已成事实,你反省有什么用?!”

  如柏低下了头。

  如松道,“爹,刘台为人心胸狭窄,算计颇多,不在此时,就在彼时,总会要出风头闹事情的,如柏对他没那么熟悉,不小心上了当,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之计,则是要尽量控制后果,如果不能阻止他送信上京,则要将李家与此事脱离干系,免得卷入他和张大人的争夺中。”

  李成梁缓了口气,“是,我也是这样想的,要是能夺回捷报那是更好,要是夺不回,那就得周旋一番了。”

  如柏请缨道,“爹,我去追吧!”

  “你?我怕你再误事!”

  “爹!”如柏也没话可说,看了一眼如松。

  李成梁也看着如松。

  如松看父亲的样子,只能自己去追了,但是素君身子不稳当,正是需要他的时候,他怎能离开?

  “如松,你去吧!若是追不回,便去找如桢,在宫中周旋一下,不要殃及我们——这朝廷里的争斗,说来就来!”

  “这...”

  “怎么?你还不想去?”

  李成梁心里着急,说的话有些多,很是疲惫,咳了两声,身子有些软倒,洪佑明又使点劲给他支撑住。

  如松见状,只得应了,“是,我这就去!”

  ——————————

  回了营帐,素君醒了,见他为难的样子,便猜到有事情发生了。

  “有事?”

  他坐到床边,拉住素君的手,“是,刚刚收到消息,刘台派人去京城送这次的捷报了。”

  “哦?”素君没明白此中关系。

  如松解释道,“捷报应该是督抚二位去呈报,而不是御史,他这是越权了,定然会让张大人刘大人很不高兴。而且他手里的简要陈述,是从如柏那里拿到的...所以此事有些棘手。”

  素君想了一想,明白过来,“那...那你得去追回来?”

  如松点头,“是。”

  素君有些失望,她很想如松能陪她回家,但是她也明白此事重大,如松亲自去一趟才妥当。

  “那...好吧,早去早回,一切...顺利。”

  “素君,对不起。”

  “没事,我等你回来。”

  ————————————

  虽然询问好了刘台派出的家丁的人数,还有模样打扮,但一直追到了蓟州境内,如松和李永胜也没有见到这样的人。

  如松心中不禁产生诸多疑问。

  是他们的马跑得太快?还是他们乔装打扮了?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局?

  刘台似乎一定要把捷报送到京城,仅仅为了出个风头?

  回想刘台到辽东以后的所作所为,他一直在挑刺,不管是和督抚,还是和总兵,还是这些人的下属,他都各种不对付,不满意。

  这是正常的御史的行为?

  他在京城的时候,口碑不是这样的,若是这样,张居正怎能让他到辽东来?

  如松渐渐觉得此事背后还有文章,甚至说,是有图谋。

  那是图什么?

  两人一路追赶探查,终于到了京郊,静山寺附近。

  眼看夕阳西下,下起了小雨,城门就要关了,静山寺这边到城门还要小半天的路程,若要进城就只能明天了。可是还没追查到刘台的人,这让如松有些泄气,难道只能减小此事对李家的影响了?

  他便决定跟李永胜在附近投宿一夜。

  他想起多年前的那个雪夜,他在此投宿郑二哥家,这次,他顺着记忆里的路,走到那个村子,他想着也许能打听到郑二哥的消息,以后有机会跟小袁一起去看望一下。

  村子已经变样,人烟多了起来,房屋也修葺得好了许多,看来,这几年,张居正的新政颇有成效,百姓的负担少了,日子过得好了。

  那几间房子还在那里,早已换了人家,他打听了几户,都只知道郑二哥全家都搬到城南去了,不知道具体搬到哪个地方,有人说他曾经来给静山寺上过香,出现过一次而已,再没有消息。

  如松叹了一声,有缘再相逢吧,正如小袁所说,刻意去寻找,也许会打扰人家平静的日子,不经意间地碰见,才是缘分。

  他心中烦闷,拉着李永胜坐在屋檐下,看着从天而降的雨,各种思绪上心。

  屋檐的雨下成了雨帘,仿佛隔开了外界与屋内,又像一张网,笼住了他们。

  屋主的两个孩子顽皮,趁大人没注意,冲到雨里打起水仗,又被大人给拉到屋里去。

  永胜笑道,“我小时候也跟姐姐在雨里踩水玩,爹娘在后面追着,我们也不想回去...”

  如松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对李永胜道,“我也是啊!小时候,铁岭一下雨,我就跟如柏如桢他们出去玩水,还拿瓢接雨水喝,如樟如梅那时还很小,看我们好玩,就跟着我们闹,结果有一次如梅感染了风寒,差点丢了小命——还好他身板底子好,不然真就没了——那时啊,他才这么高点...现在,都快跟我一样高了,也上场打仗了——日子过得好快!”

  李永胜道,“是啊,六公子身板真的够好,很是少见,武功进步神速,学兵法也是一点就通,的确是武将的人才。”

  “只可惜,他从小就被捧着,天天被人夸,不知天高地厚,性子狂妄,不加管教的话,必会铸成大错。”

  “公子,你已经申请调他到黄花岭了,你亲自教他,肯定会没问题的。”

  “嗯...我一定好好管教他...”如松忽然睁大了眼睛,“李永胜!你看那边。”

  李永胜顺着如松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村边的路上,来了两个骑马的人,一个是江湖侠客打扮,另外一个,正是刘台家丁的打扮,戴着雨笠,四处张望,似乎也想投宿。

  隔着雨帘看不太清,如松站起来,戴上雨笠,走出去又望了一下。

  真的是刘台的人!

  原来他们比我们还慢一点!

  李永胜也跟了出来,他拉住李永胜,“等一下。”

  只见那两人看了看这边,商量了一下,感觉不太满意,还想往前走走。

  如松本想等他们走进,现在见他们要走,立马拉着李永胜,追了上去,来到两人面前。

  那两人一惊,“你们是何人?”

  如松打量了一下,从没见过这两人,上次刘台到黄花岭的时候应该没有带他们,他跟李永胜是便装打扮,也不容易认出来,他便道,“此路是我开,两位赶路的,应该留下点钱财才是。”

  江湖侠客打扮的人问道,“这里离京城这么近,还有打劫的,真是怪事!”

  如松笑道,“天下怪事多了,不多这一件。快,交出东西细软,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东西我才不会交出来,动手倒是可以一试!”

  江湖侠客还没等如松出手,就已经跳下马来,从背后抽出剑,展开了架势。

  如松叫道,“那就来吧!”

  然后低声跟李永胜说,“另外一个交给你了!”

  他拔刀而上,飞速划到江湖侠客面前,只见江湖侠客用剑一拨,两人势均力敌,如松的刀没能再接近侠客。

  如松整个手臂都能感到此人的力量,心中一惊,真是高手!

  侠客察觉到他的惊讶,呵呵一笑,“没想到吧!”

  如松转头一看李永胜那边,刘台家丁骑马奔出去,被李永胜拦住,两人打斗起来,似乎也势均力敌。

  一个御史派出的人,武功居然都能如此?

  他正寻思中,侠客主动进攻过来,剑指他的胸口而来,他赶紧一躲,侠客又用另一只手来了一掌,掌风凌厉,激起一阵雨花。

  如松赶紧侧身,用手臂来化解。

  这一掌有些眼熟——像是当年戚菁菁用过的招数!

  如松问道,“居然是华山派?”

  “呸!看招!”

  两人过了十几招还没分出胜负,不过侠客由于连续赶路没有休息,体力有些不支,被如松抓到空隙,一掌击倒,而如松此时体力也下降不少,几日前打仗的伤口也裂开了,他明白不能再纠缠,必须速战速决,他便趁侠客喘气的间歇,鼓足力气用刀砍下去,侠客就地一滚,如松的刀划过了他的手臂,如松又想再砍,却见侠客捂着伤口,眼中露出一丝诡谲,“李如松,你也不过如此!”

  他竟然认出了我?他是何人?

  如松心中涌起更多疑问,更多的,还是一种担忧。

  这是什么样的局?对方居然认出自己,而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

  他正在疑惑中,忽然感觉背后有风声,不好,有帮手!

  他转身一看,果然有几柄小刀飞过来,他赶紧用刀抵挡,打掉了暗器,却没躲过侠客的一剑。剑从他腰间划过,还好侠客手臂有伤,力道差些,剑没能插到腰中。

  如松顿时站不住了,捂着腰间伤口,此时不能用力,只能运功静息,减少流血。

  这时李永胜已经抢到了包袱,往这边奔过来,“公子!”

  如松提醒道,“小心!”

  雨声中,李永胜没听清楚,“什么?”

  这时几柄小刀又向李永胜飞过去,李永胜一惊,打掉四只,有一只没有打掉,直中右腿,顿时跪地。

  侠客已经爬起来,也捂住伤口运功静息。

  如松也顾不得侠客,捂着伤口向李永胜走去,“永胜!”

  这时,从林间走出一个蒙面黑衣人,正是刚才发暗器的人。他从容地从李永胜身边拿起包袱,站在那里,看着如松一步步挪过来。

  他轻蔑道,“你们以为拦下几个人,抢到了包袱就完事了?你们不想想,消息不一定要写在纸上,用嘴巴来说也一样?那你们能杀几个人?灭多少口?这一路上你们见到多少人,谁都可能是送信的人,你们可杀不完!”

  此人一番话语,让如松明白,穷尽自己之力,也阻止不了捷报送到京城!看来真的只能减少此事对李家的影响了!

  他心中不禁一阵叹息。

  “实话告诉你们吧,消息应该已经送进城了,你们,就不用徒劳了吧!”

  不管捷报是否真的已经送达,如松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他挪到李永胜身边,忍着痛蹲下给他检查伤口。

  黑衣人对如松说道,“李如松,我佩服你是打仗的好汉,今日放过你们,后会有期!”

  说罢走去搀起侠客,一起飞入林间,消失不见。

  李永胜见如松腰间还在出血,“公子,不要管我...你好好养伤。”

  如松道,“不行,你的命是我的,我得管你。”

  “公子...”

  “少废话!”如松检查了一下,小刀插得不深,便决定扶李永胜回小屋再给他取出。

  他见那几个人都消失了,应该没有危险,便继续运功,止住了伤口的血,再扶着李永胜回到小屋,屋主已经看到刚才的打斗,护着一家人,吓得躲在角落,叫道,“饶命啊!”

  如松抱歉道,“主人家,对不起,我兄弟二人没有恶意,只求歇息一下,雨停了...就走。”

  他又从包袱里拿出一两银子,“我再给你点钱,今日之事,不要对他人提起了。”

  屋主见如松话语还算真诚,点了点头,颤抖着接过银子。

  如松给自己上了金疮药,感觉好些,又给李永胜慢慢拔出了小刀,洒了药,包扎好。李永胜伤势不轻,一时半会儿走不快,如松一想,反正也追不回捷报了,就让李永胜好生休息吧,自己夜里进城找如桢商量,然后再回来找永胜。

  入夜,快到子时,雨停了,如松又给了屋主二两银子,托他们照顾永胜,自己换了夜行衣,骑马赶路了。

  ————————————————

  天蒙蒙亮,来到城下,还有一刻钟才能开城门,如松已经疲惫不堪,伤口又开始渗血,他没有力气飞跃过城墙进去了,只能靠在城门下等着。

  这一刻钟变得好似一个时辰那样漫长,他心中焦急,却只能无奈地等着。

  天色此时半明半暗,他的心也如此一般,忽明忽暗。

  知道京城中正在发生变化,却无力改变,只能尽力应对。

  终于,天边一道红霞亮出,城楼的钟声响起,城门开了。

  他坚持着骑马来到武功胡同,李府还没开门,他不想敲门惊动太多人,把马往胡同口大槐树一栓,便忍痛跃到院墙上。

  “谁?”巡守的李林听到声音,跃上房檐,警惕地喊了一声,拔出刀以示警戒。

  他拉下蒙面黑布,“是我。”

  “大公子?”

  如桢昨夜值夜,还没回来,李林赶紧把如松扶到书房,找来药和纱布给他重新清理伤口,上药,包扎,如松靠在榻上,“说家里有事,把他叫回来。”

  “是!”

  过了半个时辰,如桢回来了,“大哥!你受伤了!”

  “嗯。”

  “出了什么事情?”

  “你可有收到李争的信?”

  “还没有,怎么了?”

  李争比如松前一天出发,但是用的是平常速度送信,不如如松快马加鞭来的快,所以如松比他还先到了。如松便把刘台越权上奏捷报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在京郊遇到埋伏的事情,给如桢讲了了一番。

  如桢陷入思考,“怎么会这样?”

  如松叹了一口气,“我感觉这里面有一个局,都是一步步计划好的——但是是什么局,我还没想到。”

  如桢心中将事情从头梳理了一下,说道,“刘台这个人,我刚到京城的时候,还是有所耳闻的,并不是现在这样挑剔难搞,不然首辅大人也不会公开认他为门生,派他到最重视的辽东去当御史。若不是爹和你写信说起,我都很难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如松点头道,“是,我在南镇抚司的时候,也听人提到过他,为人并不如此。可是,他到了辽东,的确就变了。”

  如桢猜测道,“也许...他跟张学颜大人有旧仇?或者跟刘应节大人过不去?”

  “这倒很难说,张学颜是张伯父的好友,为人处事比较圆滑,应该不容易跟人结仇。刘大人是张伯父同科进士,有武侠义气,脾气硬些,倒是容易跟人产生积怨。可是,这都是我们猜测的,没有依据,目前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针对两位大人。”

  如桢道,“等这件事情过去,我会派人好好查一下刘台的底细,看他跟谁结过怨。”

  “一定要查,还有,看能不能查到我碰到的这几个高手是谁,也许能有更多线索。”

  “嗯,我会的。有类似华山派的武功,脸上有块刀疤,武功很高,另外,那个黑衣人的暗器是飞刀。”

  他把如松给他的飞刀包好,又从抽屉暗格里拿出一个本子,用暗语写上了一些记号,提醒自己要做的事情,写好之后,他搁下笔,翻了翻之前的笔记,对如松道,“对了,大哥,上次你写信让我注意一下张四维。”

  “哦?有什么进展?”

  如桢摇头,有些失望,“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消息——我都怀疑我的人是不是太笨了,你看,汇报上来的都是这样平淡无奇的事情——某日,上朝,回家,做黄豆酥,某日,上朝,回家,督促儿子读书——没有其他动静。他在朝上,在内阁,话语不多,一切都是跟着首辅的指示办事。”

  “我那年去山西,看到的也是这样一个,安于家务,乐于赋闲的人。”

  “对了,甚至连那个王咏徽,都在他的教导下变得低调起来,娶了礼部侍郎的女儿,居家过日子去了。”如桢合上笔记,喝了口茶水,“大哥,我觉得,这个人太完美无暇了,反而不真实。”

  “是,我也同感。”

  如桢本要把笔记放回暗格,忽然灵光一闪,又把笔记拿出来,大胆推测道,“你看,事情还是挺巧的——张四维入阁,刘台到辽东,就是前后脚的事情——难不成他们俩是计划好的?”

  “这不至于吧?张四维这些年一直在山西,去年才调到京城,刘台跟他也不是同乡,这几年也一直在翰林院和六部,他们也没有共事过。他们的任命,也都是张伯父安排的...”

  “大哥,我只是忽然想到了这点,也许真的只是巧合而已。不过,我以后会着手查一下的。爹让我在京城组建我们自己的消息网,我刚开始弄,还没什么大用处,但是我相信,过几年,会很有用的!”

  如桢又添了几笔,把笔记收好,“大哥,你休息一下,我派人去打听消息了,也派了李林去接永胜过来。”

  如松很是疲惫,身上有些发热,的确想休息了,见如桢安排好了,便在书房睡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www.tiefang.net,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大明往事之麒麟台》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